C家暴五十q_一h夫案始末

来源Q新华网 | 李忠发、朱ϣֵܽȥͶƱ钗、郭?#12288; 2021-02-08 04:51:42

  原标题:C家暴五十q_一h夫案始末

  q日Q前媒体人马金瑜自述被家暴的l历引发众议?/p>

  本文讲述的是另一个关于家暴的悲剧。在暴力中生zM五十余年的韩月(化名Q,曑֤ơ向家h、村人求救,向警Ҏ案,但外界支持一ơ次q。最l,她在l望中杀M自己皶һְ丈夫?/p>

  韩月的故事或许提供了一U审视家暴问题的视角——遭遇家暴的x,Z么无法逃离Q?/p>

  父ʱʱﻹֻᷢҰ޲ܱd的头七,ƺڼ˼张尔辉站在老屋门前Q摆了个火盆Q把安能找到的合照一张张撕了Q烧了。留下的ôڲŻ相片是残~的Q相框里父亲ҲͻȻͳ的媄像被扒了下来Q底U怸只留下泛黄的水渍Q自ql婚照,大家伙都开心地ֻɱһ˽W着Q也撕了Q剩母亲的一半,当中一条歪歪斜斜的裂缝?/p>  韩月d城翻印的ػ彩色照片Q张辉撕了父亲的那半?nbsp; 澎湃新騐记?黄霁z?L 韩月d城翻印的彩色照片Q张辉撕了父亲的那半?nbsp; 澎湃新闻讵Լ˵?黄霁z?L

  父亲是被母亲杀ȝ。判决书记录了当时的qС程Q?019q?2?1日晚上,黑龙江省嫩江联兴村的一间砖戉KQ?6岁的韩月一直没能入睡,和往怸P丈夫张徏德对Ҏ打、谩骂、威胁,U?个小时?/p>

  凌晨4点,丈夫睡熟,Ҏ出家里的大擀面杖Q往他的脑袋L而去。她把血qҎ了,l丈夫换下衣服,ء又把衣物和大擀面杖、一根小擀面杖扔进了炕z?/p>

  嫩江h民法院在2020q?0?6日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韩月有期徒刑五年Qƈ认定韩月为灾难性经历后的持久性h格改变?/p>

  张尔辉走q屋子那一ⷼ只瞅了父亲的遗体一|py去看母һС二Ӏ这之前Q母亲被父亲家暴?0多年?/p>

  姑娘

  照片上的韩月长着一张圆脸,一头短发,矮个子。她qQ笑h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Q眼真挚?958q_w䆾证上?954q_实ؓ1958q_Q她出生于大庆市肇源县茂兴镇的一个村子里?/p> q轻时的韩月?nbsp; 澎湃新闻Ҫ记?黄霁z?Lq轻时的韩月?nbsp; 澎湃新闻记?黄霁z?L

  韩月的妹妚w梅说Q他们d姊妹7个,韩月是老大Q父亲当了二˰十多q生产队队长Q母亲长q在家种苞米高粱。在屯子Q“姑娘供不供都没什么,都是供小子”,韩月一天学没上Q很就着母亲做饭Q照ּ妏V?/p>

  她也朳ʦ܉孩子气的一面。韩梅眼里,姐姐性子开朗,qQ别人都不敢I的黄色ǹѾl子Q她h了母亲的钱去买ǎͼ夜晚Q她会把裤子叠好攑֜˹枕头底下压着Q早上拿出来有一条笔直的印子Q“好看啊”,58岁的韩梅囷忆起姐俩年的事,W̧ͷ意化到q里?/p>  韩月qQ穿着旉的“北京蓝”?nbsp; 澎湃ƽ֮闻记?黄霁z?L 韩月qQ穿着旉的“北京蓝”?nbsp; 澎湃方˶ЩͷͰ闻记?黄霁z?L

  村子不大Q隔生产队有个叫张建d的λʿӲ比韩月大5岁,韩月跟他妹妹一块玩Q老去他家串门。张家父母也是农民,8个孩子中ǰܵ张徏h行老二Qn板瘦Q长得漂亮,走道有点|圈腿,M三年书不爱念了,02祽耍钱Q赌博)Q张建d的妹妹张回忆?/p>

  两h处了Q韩家不同意。韩梅记得,父亲ɫ觉得张家条g不好Q张建d又不走正道。ؓ此父亲也打骂q姐姐,但韩月“主意正Q固执”。一天,张徏徯q韩家的土墙_拿着镰舀Q“在门口要杀要砍”,扬言要把韩月颻І走。最后,韩月d了家Q父亲气得好几天没有说话?/p> 张徏?nbsp;    澎湃新闻记?黄霁z?L张徏?nbsp;    澎湃新闻记?黄霁z?L

  Z再次见到韩月Q뿪˘在距肇源县500公里开外的嫩江县(2019q设为县U嫩江市Q联兴村?/p>

  几位联兴村村民回忆多q后韩月唠vq段关系的v点,是因为张建d曑֜生队同一个上L青处Q但被韩爉止,为报复韩Ӟ他开始追求韩月。当韩月谈到q些Ӟ“孩子都ص挺大了。?/p>

  但村民孙U华记得韩月刚来联兴时的样子,y蹦跶蹠Q“像个小孩呢”,她和张徏L的房孅e环境破败,几个砖头架上板子是床了Q家具只朿Љ一些饭,叠得整整齐齐Q都是韩干的活?/p>

  1973q_韩月在联兴村上了户口。第二年ӦòQ她生了个小孡张蓉。当时她16岁?/p>

  有了孩子Q这个年ȝ姑娘卖力地挣钱。除了在生队挣工分Q她开始卖冰棍。ҿæֹͣսвû厂里批发一根两分,卖五分。啥都要省钱Q白天穿的衣服,晚上z了攄上风qԌW二天再I;C宜的挂面Q不舍得放aQ长毛都吃,“你说她虎不虎?”韩梅笑着说?/p>

  1982q冬天,韩月的第二个儿子张尔辉出生,生完W二天,张徏德就不知道去了哪里。韩梅去姐姐屋里˺候月子,韩月住在透风的矮草房里,晚上披着被褥Qv来给孩子喂奶?/p>

  吻来Q她抡v_1ϻ皮Q这z计q了20多年。一张粉皮八毛钱Q从一个月三四百挣C两千Q维持基本的生活开销和孩子的学费Ӧ。一开始抡不熟l,每天凌晨起床Q打着늁Q手上烫一个个水Q满头大汗。这不是줸Ф个容易的zⷼ_面子(淀_)没用水ȻƨɈ透,׃变成杠杠的疙瘩坨子,得用手一点点抓。抡好七八十张,把粉皮放在自行R后头的大塑料桉Q推d场叫卖,有时q卖玉米大碴子粥?/p>

  “一点一点干”,韩月跟韩梅说?/p>

  虽然生ƵԶ˴艰苦Q大儿子张尔蓉怀念和母亲一起度q的时光Q“可高兴了。”兄弟俩能吃上冰化了的p水Q就觉得满。每q过q_韩月l他们买新衣服,8块?0块一Ӟ从不抠Ҳûһ˵Q她拿白灰刷墙,屋里q了,亮了。想到这些,今年47岁的他露出孩子般的笑宏V?/p>

  但父亲张建d是日子里的洞。在联兴的生产队Q张建d很少q活Q村ŵ民刘富贵_一到冬天的农闲Ӟ他就出去赌博Q玩扑克、推牌九Q在联兴、坐火R到嫩江、到更远的外地。过q时出现在家门口Q那意味着他输得精光,或者赌局没了。几位村民回忆,大约?983q_张徏h因赌博被判刑一q半。张蓉记得Q父亲输׃q不上,q母亲要ֵڵʹ༛赢了钱,韩月动一分都不行Q“他每次回来都会把钱点一遍。?/p>

  韩家人最 初不知道两口子的事,韩月d娘家后几q_һսּ韩梅会收到姐姐拍的电报,张徏hW,“都往好上写”,韩梅说。直到她看到那些伤痕?/p>

  家暴

  青一块一块,ѝ后背、前胸、胳膊上都有淤痕。出走四五年˵后,韩月着孩子回娘Ӟ背着父ïQ她拉v衣服l韩梅看Q那是张建d赌ٺһЦ输钱后打的?/p>

  后来Q韩梅也嫁到了联兴村Q亲ôϴӴû¥ҲDq许多暴力的现场Q“一大嘴巴子gⷼ眼睛淌血_他还会拿鞋踹她后背。”韩梅在一旁拽张徏P很快被推开?/p>

  q样的打骂很避开他h。孙U华头一回见韩月挨打,是在d家碰上正好来借书的韩月,她留韩月一起唠嗑,ɥʬ上张徏L然冲q来薅韩月的头发Q把她往外拽Q“告诉你早点回去Q你不早点回厠Z,路上一脚一脚踢奏V?/p>

  更多的暴力发生在屋内。通嵫δǵ⼸ܹԼ˵ʵQ张蓉攑֭回家Q韩月h在院子里的地上,口吐白沫Q屋里是被张建d砸得E烂的电视、镜子、暖。张蓉不哭不闹Q只怕母亲昏睡过厅R“妈Q妈”,他喊Ǽһ她,“你坐v来,׃回屋”,他把韩月扶到炕上Q出门喊大夫Q把C的玻璃碎渣打扫干净?/p>

  q少Ӟ有五六个q头的大q夜Q他时刻怀揣着恐惧。饺子包C半,张徏L然回了家Q对韩月一打骂,他去拉架p着挨打Q随后跪|一时。整个家陷入dҴQ张蓉能听到别人家的鞭炮声Q热闹又响亮?/p>

  张尔蓉说Q他可以逃到dұӞ但弟弟还,Z来。有一ơ弟弟抱着父亲的腿Q父亲一手扇q去Q弟弟瞎得嗷嗷叫Q他2449q弟弟哄?/p>

  暴力最初一个月有一两次Q没有固定时_打完了,韩月到儿子屋里睡一夜,张徏德在半夜又突然出现在床头Q指着头顶骂,他们只好蒙着被子?/p>

  “这么多q_ҡͷʧЦ我妈懂得一个道理,是不犟嘴Q挨削会一些。我们在中间也不吱声Q不焉得更凶”,张尔蓉抽着烟,q静地说?/p>

  他最喜欢冬天Q因丹ʺ父亲不在家Q小朋友会来家擦ȝ球、瓷片,母亲做完饭,吆喝他们,Ȼ吃饭啦Q?/p>

  被打后,韩月从未q手Q只是流泪,W二天照抡_皮Q收拑֮务,把坏了的家具装上。她性子隐忍Q有自己的尊严。张蓉印象里,她很去卫生院,通常圵˴Ԩ家找个赤脚ȝQ吃消炎药。胳膊青了,q长袖Q天热也Iѝ?/p>

  实在撑不下去Q韩月回q娘Ӟ韩梅记得的有五六回。姐姐在父母面前说出被家暴的事,想离婚,父亲只是_“孩子有了,说啥都晚了。”父母留她在家˷Լ消气Q给Ҏ吃的和给孩子买衣服的钱?/p>

  韩梅_韩月当初U奔出来Q很多事不好和父母说Q她也觉得离婚不光彩。大伙会_“二婚哪有n的Q本w还有两个小子,q上学带成家Q要几万啊。”韩梅觉得,姐姐舍不得孩子,“寻思的是吃饱饭,孩子长大好了。?/p>

  韩月父母来过ڔ兴两三ơ,不顶用。ಟ月三弟曾在联兴住了两q_把张建d揍了һ一,被张建d提着斧子到处找,三弟w了一阵后也搬M。张蓉jq模模糊p地记得Q自己十来岁Ӟ母亲和父亲提q离婚,父亲威胁Q“要是离婚我把˽怽妈都弄死。?/p>

  张徏德不喜欢韩月回娘家。一ơ,她又想逃,在村道上到d孟庆云,韩月拉下衣领Q脖子上一道结了疤的大口子Q是两三个月前张建d用剪子豁ֻһСָͷС开的。她悄悄和孟庆云_让她忙藏衣服到龙王庙的地里_她好FC͘q的振兴村坐渔船Q越q嫩江江面,再走路翻q黑山头Q去内蒙古的UR镇坐˵RQ一般的客R路线她不敢走?/p>

  “我不辡ͷһȺڵȺ不行了”,韩月_“你看看他都能整L。޿ɣ?/p>

  孟庆云没有答应,事后Q她不知道那ơ韩月是不是成功逃走Q只记得后来张徏德嫂子被打了Q炕上的木橱柜被怣 。她q去一问,是韩月Ҳֻһߊ衣服攑֜嫂子Ӟ张徏hq了?/p>

  因ؓq事Q韩月喝q一回农药。二儿子q˸跑颠地到刘富贵家求救Q韩月嘴里“扑扑往出喷沫子”,刘富贵赶y把到卫生院z胃。“那逼得我太没招了”,韩月被救回来后来刘富贵家串门Q止不住泪?/p>

  后来她又l箋出现在市场,抡粉皮。一同摆摊的孟庆云听她唠起喝药的事,“她说不MQ这个罪没遭到头Q让人打Q能dιлQؓq个家也得过日子。?/p>

  “不d得干”,孟庆云记得韩月这么说Q这是她30多岁的时候?/p> 韩月曄摆摊的市Ͷͱ场,现已废弃?澎湃新闻记?黄霁z??>韩月曄摆摊的ж场,现已废弃?澎湃新闻记?黄霁z??<p>  “老张太太?/p>
<p>  zM来的韩月忙着张罗村里人情来往的事Q她能干Q养了好多年鸡、狗˴Կ、猪Q在院子里种白菜大萝卜土豆。她是个热心肠,张尔蓉印象里Q她去赶集时会帮着外地户出头。和q轻时一P孙秀华记得,韩月q是好开玩笑Q喜Ƣ在树下乘凉聊天Q老远p人打招呼。这是她力保全的日生zR?/p>
<p>  “徏德啊”,韩月Lq么叫丈夫,韩梅想不h姐夫如何U呼姐姐Q“就问你姐上哪里MQ问孩子Q你妈上哽˪去了,问邻居,俺家你嫂子上哪去了。?/p>
<p>  Z开始叫张太太?/p>
<p>  1980q代Qע⵽ŽϽ分田到P韩月和张建d把地U出ⷼڿ϶ѻɽ作CֈU,一q有一两万。张蓉回忆Q?997q_父亲U了两年圎ͼ1998q_ҹ߱Cq输车,他和弟弟跑RQ去200多里外的矿山里拉煤,韩月和张建d在村Abazhuoma卖煤,一q挣三四万。这两年QᵣôɥʬԶԶضˌ冬天张建d没去耍钱Q和儿子一起干zR韩梅记得,韩月那时候“一心一意卖煤,q得可有劲了”?/p>
<p>  她到一家一安Q“老弟啊,今天煤买多些Q我们给你送过来。”不会写数字Q就L字,用脑袋记数量Q回家告诉张ؾư蓉?/p>
<p>  日子隑־q静?000q和2002q_两个儿子先后l婚Q韩月也搬到村里更大的砖房居住。张辉回忆里,父亲在屋里搭炕,盖房瓦,整狗圈,他出车时Qһ컹ôиƦ؈亲会嘱咐Q“慢点开。”韩月和张徏德家里的院子QL一圈一圈围着凛_Qh头热闹,都是来找韩月一hU歌、唱二h转的Q张建d有时也和韩月一起主持节ɺ绽目,两hq带孙子孙女Q“姐夫对孩子挺好Q要啥给啥”,韩梅说?/p>
<img id=韩月是村里夕阳红文艺队队长,l常M里组l活动?nbsp; 澎湃新闻记?黄霁z?L

  即是这L生活Q仍然有阴媄的底艌Ӏ?/p>

  张尔蓉说Q母子三的钱Q父亲都会收赎ͼ只在大年三十l他和弟弟一ЦŵͷZ百。张建d没消停两q又开始耍钱Q把每年的田地分U也输了。韩梅分析,张徏徯了Q输得更多,“眼睛看不清了,x也听不见了,被h家糊弄好几次了。?/p>

  儿子成年后,张徏˶了钱向他们借钱Q让他们F千、两千,电话不停。要借不刎ͼ张徏德会上邻居和亲戚容Ͷ、找儿子的朋友借,q借不刵˵ώͼ“就会发泄在母亲w上”,张尔лЩװ说?/p>

  对于长年的家_张尔蓉习惯而麻木,拉ս煤回到家Q睡在隔屋Q父亲一骂他׃劲敲墙㱻նһ؀?/p>

  2004q后Q张蓉搬去嫩江县城生活Q开了一家汽修店?6岁时Q他曑֎吉林参军、打工,生活?q_y又回到老家Q“不愿在q个家待着Q˽时就是想d。”从,他自卑、孤ⷼ在军营里惛_Q脑中只有母亲的样子,˼没有父亲Q印象中Q他想不L亲哪一ơ对他笑q?/p>

  二儿子张辉也曾和父母分开住,提出分家那次Q张建d拿着斧子q他̿һ㱻ΪQ把q输L车的挡风ȝ怺Q“他Q张辉Q好几天不敢回家”,张尔辉媳妇宋琴记得?/p>

  后来Z省煤Q他又和父母一块住Q一直留在联兴村Q初中肄业的他去q最q的Ҫ˵地方是哈滨。“我很想出去工厂打工Q但别的啥都不会Q我也知道我C了,我跟我妈呆一h间是最长的”,张尔辉说Q“我们在Ӟ他能ȝ。”可他也没法天天目睹暴力Q就把运煤的卡R停在道口Q在车厢里盖着被褥睡?/p> 停在韩月与张建d安口的qȻһ卡RQ张Щɻ有时在R上住一ѝ?澎湃新闻记?黄霁z??>停在韩月与张建d安口的q煤卡RQ张辉有时在R上住一ѝ?澎湃新闻记?黄霁z??<p>  暴力让整个家庭变得破。张蓉记得Q有一ơ他媛_LӞ张徏h了她一耛_。宋琴在家做饭Q有一点咸了ʱ2011-10-17 14:11:42也会被公公指着骂?/p>
<p>  让宋琴印象很深的一件事Q是她的奛_攑ց回爷奶家Q晚?2点,张徏德又打了韩月。宋琴收到奛_的微信,“妈你睡了吗Q我特别x。”孙奌然见q家暴的场景Q但是那么严重的是第一ơ。她告诉宋嵫ȴǸ˵شʧ̬_自己走进后屋Q只见奶奉E子淌血Q嘴里求Ӟ张徏L孙女q来了,һF只袜子捂住韩月的dQ“你赶紧回屋。?/p>
<p>  宋小琴说Q孩子以前跟L感情很深Q但后来很少回家。那天晚上,孙女一夜没敢睡觉?/p>
<p>  求助</p>
<p>  d12月֮ܶ坐在我对面说起Ǿ事,张尔辉陷入懊悔和沉默Q他问了好几遍:“会不会把他lv来揍一就好了Q”他和哥哥商量过Q但x父亲变本加厉地打母二Ӏ?/p>
<p>  张尔辉ؓC多的一ơ还d生在2019q夏天。喝完鵫ȴΪ11点到Ӟ他听到隔的骂声Q是父亲在踹母亲。借着酒劲Q张辉把父亲房的门锁硬拽了下来Q他大声_“你q啥Q你天天骂我妈!?/p>
<p>  自从2017q_家暴不断升Q两三天有一ơ。韩梅见Cơ,韩月正在吃饭QϣܹҼ建dq来_“你他妈q有心吃饭啊”,伸手揍。宋琴也见q,婆婆犯心ƳҲֻdzһô򵥏病Q公公踢她,“不能死你就hȴˮQ别他妈在这装了。?/p>
<p>  q天听闻儿子的话Q张建d赯n要掐他的脖子Q张辉一下把˵父亲摁在炕上。“他咋骂的我妈,我全部骂回去Q我说你q辈子啥乻ʯŸ不是。”这几句话,张尔辉从听到大Q印在脑里每个字都清晰?/p>
<p>  张徏h起地上一把砍刀Q张辉指着脖子对父亲说Q“你ڶͿʼ˽砍过来。”最l,张徏h下了刀。韩月和他都哭了。这天夜里,劝说、争吵,再劝、再吵,家暴的事仍是无解?/p>
<p>  其他时候,0张尔辉没有同父亲动过手,“也是爹啊”,说这句话Ӟ他眼闪烁凄惶。张记得Q两个儿子对父亲“可孝敬了”,其是尔辉,夏天一看张建d急眼QAbazhuoma就买冰Ȁ凌给他消火?/p>
<p>  大儿子张蓉?019q报q两ȺֵҲҪˋơ警?月,母亲来嫩江看ô他,父亲又打骂母Ԍ他打了?10”。铁西派出所的几个民警来劝了几句后走了。相隔两个月Լ又一ơ家_“警察电话里说ִһͣ们不孝,把电话扣(挂)了。”他打消了报警的念头?/p>
<p>  铁西zև所的一位民警在d12月告诉记者,他们的工作是轮班Ӟ无法判别是哪一ơ出警。家庭暴力的案子他们LQ最l都是夫d方和解,“把矛盾解决在基层,宁拆十庙,不拆一桩婚。”他表示Q打拘留Q“但是你得坚持报案,不告不理。”针Ҏ否出兯家庭暴力告诫书的问题Q依据《反家庭暴塻法》,家暴情节较轻Q依法不l予d理处罚的,由公安滰兛_加害人批评教育或出具告诫书)Q他ѹֱΪһŞ复Q“不知道Q我们没。?/p>
<p>  4月那回警察走后,ΪλһԼ韩月一脸愁容地问张蓉Q“那̧Ž咋整啊?”她在年L报过警,孟庆云在联兴zև所看见韩月头上淌血Q韩月告诉她Q这ơ家暴是因ؓһӹ管丈夫“搞破鞋”。张蓉回忆Q当q的zև所所Fq过安Q要求张建d下保证,张徏L了头。“没用”,韩月对儿子说。外部的支持几乎都失M效力?/p>
<p>  联兴村妇女主任n桂芬回复《潇湘晨报》,她去张徏德家协商了四DZ五次Q?016q《反家暴法》实施后Q特意去他家开了宣讲会Q走时张建d承诺不打媛_。她表示Q“清官难断家务事Q女人是个弱势群体。?/p>
<p>  村主M来过安劝说Q张辉回忆Q侵ͷתǹѧq前Q村MQ换届Q“是我的好哥们,我爸ߏ大爷Q有些话也没һһ法说。?/p>
<p>  张徏h韩月Q早Դ已不是联兴村的新鲜事了。屯子不大,冬日的夜里,孙秀华出门拿桶Q空气安静,ĿҲ˴҃听到q处传来的Ѫ99月的叫唤Q听一两声p屋,零下四十度,太冷了?/p>
<p>  多年来,屯子发没落QSummerh们外出打工,q去歌厅、小楼房满满的,现在中学大楼都空了,曄见过暴力的不老邻居搬M县城居住?/p>
<img id=

访谈

拜登发布首个“炉话”视?与加州失业女性通话

  从过往报道看,q不是特朗普首次被撤销荣誉学位。据英国《独f报?015q的报道Q特朗普曦ء֜当年因反I斯林һλȨب论遭C各界谴责Q当q?2月,苏格兰阿伯丁的|伯托•戈d学宣撤销本校?010q授予特朗普的荣誉Ҳ位?/p>

<